最漫长的地球狂欢之夜——柏林

指路柏林是 Techno 舞池里拿着空了的 Club Mate 瓶子的老哥们闭着眼都能告诉你的业内真经。

柏林蹦迪界 KOL Berghain 近年来都快被人神话了,“今天也是进不去 Berghain 的一天”基本可以约等于“吃了吗您”的日常社交开场白。

钟情于在赛博世界里体验人生的朋友也不用去( )搞什么 VR Berghain,在线进门,收获一句早已料到的“ Not Today ”。

但今天我们不是要给你介绍去不成 Berghain 的柏林蹦迪 Plan B ,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,我们带有的偏见很可能只是因为我们不了解,不去 Berghain 的你依然是城里最野的酷盖。

迪米特里·埃杰曼和他的伙伴们于 1988 年创办了“金库”的前身 UFO 俱乐部。UFO 俱乐部迄今都被认为是柏林浩室与科技舞曲音乐最初的中心,1990年倒闭后,就有了“金库”,而其得名是因为所在地原是一家银行的保险库。

俱乐部成立第一年便迅速成为城里最时尚的夜生活据点,在柏林随便叫一辆出租车,司机们都会知道“金库”在哪儿。 如今,中东裔的出租司机可能不知道“金库”,但你可以知道。

它不仅见证了科技舞曲的“发迹史”,也在多次的搬迁过程中,经历了新柏林的城市变迁。

目前,这家俱乐部就位于柏林的老发电站内,如果你只想去一家俱乐部感受柏林最躁的科技舞曲,别错过这儿。

如果你在周一的早上路过“空白页”的门口,可能看到一个奇特的景象——俱乐部门口的长队边,上班族们正匆匆赶往地铁站,不过别担心,就算你早上没起来,中午小睡一会儿下午过来,前一天的派对可能还没有结束。

仔细观察的话,来这里的年轻人,也和其他地方的不太一样——穿着紧身裤的嬉皮士和浑身铆钉的壮汉,有时会同时出现。

这里甚至还是一个本地邪典同性恋教主“领带先生”( Mr. Ties )的大本营。这家曾经的非法俱乐部的门卫,甚至会根据你的政治倾向决定能否让你拿到入场券。

外观低调的视觉俱乐部,算不上一个典型的柏林俱乐部,因为它的舞厅实在是太小了。但这里却是柏林夏天最受欢迎的场所。

虽然没有沙滩,却有足够好玩的水上派对。白天,你可以在浮游的长椅上沐浴阳光,晚上则可以一直跳舞至太阳再次升起。

和其他的俱乐部相比,视觉俱乐部的演出安排也十分随意,你经常可以看到不在演出名单里出现的 DJ ,极简派科技舞曲大师更是那里的常客。

西西弗斯可能是这个列表里最鲜为人知的柏林俱乐部,与其说这是一家店,不如说这里是大人的爱丽丝仙境。这个曾经的狗粮工厂里,有被沙滩环绕的小湖、废弃的巴士。

如果你无法忍受那些典型的柏林俱乐部,可以来这里体会一下这个乐园里的迷幻派对。

不过,想得知演出的阵容,几乎从来是不可能的,不过你要是不来,说不准就会错过某个明星级的 DJ 。

如果要给出几个最主要的关键词,奇巧俱乐部一定是恋物癖、淘气和古怪——对,即使是在柏林,它也足够特别。

这个俱乐部1994年由奥地利制作人西门·索尔( Simon Thaur ) 和他的伴侣克尔斯滕·克鲁格( Kirsten Kruger )创办,曾经一度因为 “鼓励当众”的罪名而被关闭。

不过对于大多数而言,你今天仍能在里面见到各种道听途说中那种“疯狂的”、“臭名昭著的”柏林夜生活,嘿,不过你也得穿得疯狂些才有资格进去。

在一间有150年历史的别墅里蹦迪,是不是能有回到19世纪的感觉?哪怕是见惯了大世面的柏林人,也懂得这里的迷人之处。

这里是柏林曾经传奇的俱乐部 25 号吧( Bar25 ) 和宿醉伍迪( Kater Holzig )的团队开的另外一处秘密基地,这里同样有一种随和、舒适的气氛。

在这个复古味十足的建筑里有两层是舞厅,供时髦的年轻人们展示他们的身体和行头,漂亮的室外花园里,也圈出了一个小舞池,当然,啤酒花园是少不了的。

每个房间都不太大,但是极为舒适和私密。尽管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游客发现了这里,你仍然能看到柏林俱乐部的地下一面——只要坚持过门口漫长的队列,你可以冲进里面随意穿梭,要是运气好,你也可能听到柏林最奇怪的音乐。

不过,要是迷路了,可没人保证你能出去。不过,一辈子不离开这儿,应该也不错吧?

别再把水门当成你进不去别克海的第二选择了,水门是柏林科技舞曲崛起的重要据点,这里足够让喜欢各种电子音乐的人专程来一次,然后是第二次、第三次。

除了拥有柏林最早的天花板 LED 照明之外,水门还是一间“看得见风景的俱乐部”,在施普雷河东侧,紧挨着奥伯鲍姆桥,跳舞跳累了,还有什么比喝着酒欣赏一下窗外的施普雷河更好呢?

但如果你向往那些不拘一格的另类音乐,那么不如把你全身的躁动都带去位于被不羁、前卫和颓废的艺术氛围覆盖的克罗伊茨贝格十字山区的 SO36 ,这里曾经是朋克青年们的聚集地,见证了无数次街头冲突。

这个命途多舛的俱乐部,也成了德国朋克运动的剪影。除了出名的同性恋土耳其夜,伊基·波普和鲍伊都曾是这里的常客,让这座“柏林的 CBGB ”声名远扬。

90 年代,朋克音乐日渐萧条后,这里成了新浪潮艺术家们的聚集地,除了每月的摇滚迪斯科演出,每周一晚上,你还可以穿轮滑鞋跳迪斯科穿越回 70 年代。

没有人能数清柏林有多少家俱乐部,更没有人能写完那些消失的俱乐部的名字。因为地租等各种原因,柏林的大部分俱乐部,正在面临相似的生存危机。在这一点上,柏林并不是那座 “独特”的城市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